[Mingpao Op-ed] Open Data Index report - data for people (Chinese only)

Wilson Wong
2022-05-16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by Chinese newspaper Mingpao on 16 May 2022, please click on here to see the original version.

由香港互聯網協會建立的「香港開放數據指數」(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已進入第二年,與去年相比,港府在公開數據上的表現有所改善;而公開更多公共數據,與巿民及社會共享,亦早已是大勢所趨。在繼續公開更多數據的同時,政府應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的發展,做到數據「以民為本」,把更多巿民關心的數據公開。

總體開放指數微升 「商業登記」評分墊底

本年度的香港開放數據指數報告,已在今年3月底發表。這份報告能夠完成,負責創立這個指數及策劃整個研究的香港互聯網協會,自然是厥功至偉,筆者亦有幸獲邀請擔任這個研究的學術顧問。香港開放數據指數2021/22年度的總體評分為72.4,較2019/20年度的69.9分上升2.5分。雖然只是較輕微上升,但由於這是指數創立後的第二年,能保持一個上升趨勢,也屬難能可貴。在調查中,公開數據被分成了16個類別,包括普查及統計、公共財政、立法及諮詢機構、政府運作、司法及安全、商業登記、土地、房屋、交通運輸、社會福利、教育、衛生健康、康樂文化、環境能源、氣候與天氣,及科學技術。

在全部16個數據類別中,以普查及統計的評分最高,得分是87.5。第二和第三位分別是交通運輸和社會福利,分別有85及82.5分。而得分最低的類別,排最尾的是商業登記,只有43.3分;其次是土地,只得47.5分;尾三的則是司法及安全,得分是56.3。很明顯,商業登記及土地的得分是特別低,較尾三的司法及安全足足相差近10分或以上的距離,必須被正視,在日後急起直追。從宏觀角度分析,開放數據亦是「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包括政府「透明度」(transparency)和「問責性」(accountability)的指標,這亦顯示了政府在開放數據指數得分較低的政策類別上,有其改善相關表現的必要空間。

比較去年得分,錄得最大進步的兩大類別,分別是氣候及天氣和交通運輸,前者急升11.3分至81.3分,後者亦升了8.1分至總評分85。報告指出,交通運輸和天氣類別的評分有實質上揚,主要得益於2021年有更多實時的公共交通和天氣數據,透過政府開放數據平台「資料一線通」釋出。

換另一角度看,氣候及天氣和交通運輸兩者,相比之前提及的商業登記和土地,都是涉及利益瓜葛和政策爭議較少的民生項目;開放更多數據,方便市民返工返學,利己利人,實屬何樂而不為。但有關商業登記及土地的數據,在政治及政策上卻較複雜和敏感,要有相同程度的開放數據,也相對較困難。從發展開放數據的策略考慮,先開放較簡單直接、爭議較少的數據,實屬人之常情;但從長遠發展來看,始終不應逃避較敏感的議題。反之,開放數據有助把複雜和爭議議題置於陽光下,給予一個全民參與和理性討論的機會。

推進開放數據4點建議

在向前看、進一步改善開放數據的前提下,報告總共提出四大建議。第一,是建立高層次數據管治委員會,強化統籌及領導能力,以採用整體方式,而非碎片或孤島式的方法,進行數據管治。事實上,建立高層次的領導力,以及融合決策者和專家的綜合管治架構,已是國際共識。

第二,是明確數據管治的願景和目標,設立關鍵績效指標,並應透過數據管治委員會這一機制審視現况,以便針對地提出願景及目標,包括確定需着重優化的數據領域及層次、法例、行政架構、數據基礎設施、規範與標準,以及根據需求確定優先開放或共享的數據。政府也應考慮設置核心績效指標,以追蹤願景和目標的實施。

第三,是打造數據生態系統,鼓勵持份者及公眾參與;推動參與的方式不宜局限於應用環節(例如常見的hackathon (程式設計馬拉松)),更可以鼓勵其他持份者一同發放數據,而一些涉及公共利益的消費狀况諸如八達通數據,亦值得考慮開放。

第四,是加強公眾及公務員的數據素養和技能,認識現有的STEM(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及數碼素養(digital literacy)教育兩者的區別。除了同樣涉及使用電腦技術處理資訊(包括數據)之外,數據素養還包括如何解讀數據,對應的技能更為豐富,既有用數據解決問題和溝通的能力,也有關乎數據的法律、道德知識和文化。

若大家想對以上四大建議有更深入了解和認識,可直接參考報告原文。為方面公眾,報告有中英文版本,兩者均可在互聯網上免費閱讀和下載(註1)。

官民為伴 共同創新

綜合以上4點建議,均有一個共通元素,就是希望能做到數據「以民為本」。公開的數據並非一定等於有用的數據;要做到數據能被善用,就先要確保公開數據的質素,才能使它有意義地被運用,從而改善社會、政策與生活,達至「數據向善」(data for good)的最終目標。這才是開放公共數據的真正意義所在,而不是為開放而開放,單純以數據開放量作為衡量成功的指標。如果開放的數據並非與市民關心的議題掛鈎,數據本身的社會價值亦成疑,或是巿民沒有足夠能力或資源去理解及活用數據,也是得物無所用。

整個開放數據的全球運動和趨勢其中一個背後精神,便是鼓勵政府與社會成為伙伴,在互相協作下共同創新(co-innovation;註2)。在任何一個先進和資訊發達的社會,才華及創意絕不止局限於政府;所謂「高手在民間」,開放數據有助邀請民間的智慧與政府共同努力,用創新角度分析和解決社會難題。只有用「以民為本」為原則,開放市民關注的數據,才能激發社會共同創新的動機,使開放數據達至最大成效。

註1:報告可參閱網址bit.ly/3yDvNi3

註2:Mergel, Ines. (2014). ''Opening Government: Designing Open Innovation Processes to Collaborate With External Problem Solvers''. 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 33(5): 599-612.

作者是中文大學數據科學與政策研究課程主任

【明報-評論】開放數據指數報告——數據要以民為本

黃偉豪
2022-05-16

本文於2022年5月16日由《明報》發表,點擊此處閲讀原文

由香港互聯網協會建立的「香港開放數據指數」(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已進入第二年,與去年相比,港府在公開數據上的表現有所改善;而公開更多公共數據,與巿民及社會共享,亦早已是大勢所趨。在繼續公開更多數據的同時,政府應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的發展,做到數據「以民為本」,把更多巿民關心的數據公開。

總體開放指數微升 「商業登記」評分墊底

本年度的香港開放數據指數報告,已在今年3月底發表。這份報告能夠完成,負責創立這個指數及策劃整個研究的香港互聯網協會,自然是厥功至偉,筆者亦有幸獲邀請擔任這個研究的學術顧問。香港開放數據指數2021/22年度的總體評分為72.4,較2019/20年度的69.9分上升2.5分。雖然只是較輕微上升,但由於這是指數創立後的第二年,能保持一個上升趨勢,也屬難能可貴。在調查中,公開數據被分成了16個類別,包括普查及統計、公共財政、立法及諮詢機構、政府運作、司法及安全、商業登記、土地、房屋、交通運輸、社會福利、教育、衛生健康、康樂文化、環境能源、氣候與天氣,及科學技術。

在全部16個數據類別中,以普查及統計的評分最高,得分是87.5。第二和第三位分別是交通運輸和社會福利,分別有85及82.5分。而得分最低的類別,排最尾的是商業登記,只有43.3分;其次是土地,只得47.5分;尾三的則是司法及安全,得分是56.3。很明顯,商業登記及土地的得分是特別低,較尾三的司法及安全足足相差近10分或以上的距離,必須被正視,在日後急起直追。從宏觀角度分析,開放數據亦是「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包括政府「透明度」(transparency)和「問責性」(accountability)的指標,這亦顯示了政府在開放數據指數得分較低的政策類別上,有其改善相關表現的必要空間。

比較去年得分,錄得最大進步的兩大類別,分別是氣候及天氣和交通運輸,前者急升11.3分至81.3分,後者亦升了8.1分至總評分85。報告指出,交通運輸和天氣類別的評分有實質上揚,主要得益於2021年有更多實時的公共交通和天氣數據,透過政府開放數據平台「資料一線通」釋出。

換另一角度看,氣候及天氣和交通運輸兩者,相比之前提及的商業登記和土地,都是涉及利益瓜葛和政策爭議較少的民生項目;開放更多數據,方便市民返工返學,利己利人,實屬何樂而不為。但有關商業登記及土地的數據,在政治及政策上卻較複雜和敏感,要有相同程度的開放數據,也相對較困難。從發展開放數據的策略考慮,先開放較簡單直接、爭議較少的數據,實屬人之常情;但從長遠發展來看,始終不應逃避較敏感的議題。反之,開放數據有助把複雜和爭議議題置於陽光下,給予一個全民參與和理性討論的機會。

推進開放數據4點建議

在向前看、進一步改善開放數據的前提下,報告總共提出四大建議。第一,是建立高層次數據管治委員會,強化統籌及領導能力,以採用整體方式,而非碎片或孤島式的方法,進行數據管治。事實上,建立高層次的領導力,以及融合決策者和專家的綜合管治架構,已是國際共識。

第二,是明確數據管治的願景和目標,設立關鍵績效指標,並應透過數據管治委員會這一機制審視現况,以便針對地提出願景及目標,包括確定需着重優化的數據領域及層次、法例、行政架構、數據基礎設施、規範與標準,以及根據需求確定優先開放或共享的數據。政府也應考慮設置核心績效指標,以追蹤願景和目標的實施。

第三,是打造數據生態系統,鼓勵持份者及公眾參與;推動參與的方式不宜局限於應用環節(例如常見的hackathon (程式設計馬拉松)),更可以鼓勵其他持份者一同發放數據,而一些涉及公共利益的消費狀况諸如八達通數據,亦值得考慮開放。

第四,是加強公眾及公務員的數據素養和技能,認識現有的STEM(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及數碼素養(digital literacy)教育兩者的區別。除了同樣涉及使用電腦技術處理資訊(包括數據)之外,數據素養還包括如何解讀數據,對應的技能更為豐富,既有用數據解決問題和溝通的能力,也有關乎數據的法律、道德知識和文化。

若大家想對以上四大建議有更深入了解和認識,可直接參考報告原文。為方面公眾,報告有中英文版本,兩者均可在互聯網上免費閱讀和下載(註1)。

官民為伴 共同創新

綜合以上4點建議,均有一個共通元素,就是希望能做到數據「以民為本」。公開的數據並非一定等於有用的數據;要做到數據能被善用,就先要確保公開數據的質素,才能使它有意義地被運用,從而改善社會、政策與生活,達至「數據向善」(data for good)的最終目標。這才是開放公共數據的真正意義所在,而不是為開放而開放,單純以數據開放量作為衡量成功的指標。如果開放的數據並非與市民關心的議題掛鈎,數據本身的社會價值亦成疑,或是巿民沒有足夠能力或資源去理解及活用數據,也是得物無所用。

整個開放數據的全球運動和趨勢其中一個背後精神,便是鼓勵政府與社會成為伙伴,在互相協作下共同創新(co-innovation;註2)。在任何一個先進和資訊發達的社會,才華及創意絕不止局限於政府;所謂「高手在民間」,開放數據有助邀請民間的智慧與政府共同努力,用創新角度分析和解決社會難題。只有用「以民為本」為原則,開放市民關注的數據,才能激發社會共同創新的動機,使開放數據達至最大成效。

註1:報告可參閱網址bit.ly/3yDvNi3

註2:Mergel, Ines. (2014). ''Opening Government: Designing Open Innovation Processes to Collaborate With External Problem Solvers''. 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 33(5): 599-612.

作者是中文大學數據科學與政策研究課程主任

Read more

因應疫情,除了政府定時發放資訊,亦有民間組織自發製作資訊網站。究竟香港在開放數據方面的情況如何?
Read more
All news reports on the "Hong Kong People's View on Open Data Survey" results launch
Read more
提升公司資料透明度乃全球大勢所趨,背後有多重因素推動,政府及非政府組織的具體行動包括制定標準、監察各國登記冊開放程度,甚至自行建立公開的第三方資料平台等,可謂各出奇謀,客觀上形成由內而外的公司資料開放路徑。
Read more
View Open Data Index
View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