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新聞】規管查冊屢現爭議 政府應正視數據治理挑戰

2021-04-09
繪圖:何倩彤

(本文2021年4月9日刊登於衆新聞,點擊此處瀏覽原文)

香港的各類查冊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入公眾視野,掀起一番爭論。最近,政府決定收緊查閱公司註冊處登記冊安排,擬在兩年後禁絕公眾查閱公司董事的住址及完整身分證號碼,消息一出即遭傳媒界及法律、會計界等專業人士批評,甚至連代表中小企業及地產代理的組織亦表達憂慮,擔心影響營商效益。

不過,以今日之大環境,民間人士已無可能讓政府擱置任何計劃,但是否有爭議更少,更符合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的解決方案?這絕對值得探討。

公共利益 vs. 個人私隱?

政府今次收緊公司查冊安排,是繼2019年收緊出生和婚姻登記查冊,2020年收緊車牌查冊(已有記者因此遭到起訴)之後的又一動作,而且有消息指接下來將收緊土地查冊,理由都不外乎是防止「起底」。

眾所周知,一系列收緊動作的直接誘因是2019年反修例事件,政府對此亦不諱言。不過,這僅是短期因素,當局其實早在2013年就提出收緊公司查冊,只是在反對聲浪下擱置罷了。這背後實際上是「公共利益 vs. 個人私隱」的長期辯論,而當前似乎是保護私隱佔了上風。(用上「似乎」,是因為這些舉措並不涉及官方對隱私的侵犯。)

結合互聯網大數據這背景觀之,行之有年的查冊機制因數碼化而更便捷,間接促成了兩種後果:社交媒體上濫用現行機制的行為日益猖獗——例如人身攻擊、網絡欺凌等,這成為政府收緊規管的理由;但問題的另一面是,互聯網大數據也降低了普通公民揭露不法行爲的成本,網民整合不同來源的資料更容易,隨時可以曝光用無數個經營實體來掩蓋非法交易的個人和企業,合法商家更能便捷地瞭解商業夥伴底細以規避風險,這類「起底」合情合理更應合法,對監管、執法部門做好調查工作也是一種鞭策,對立法機關更是挑戰。

統籌兼顧 正視數據治理挑戰

換言之,各種登記冊中的資料是把雙刃劍:監察不法行為、防範風險與侵犯私隱是兩刃,都因互聯網的發展而更加鋒利。對於監管者的而言,考驗就是如何因之打造適合的劍鞘以最大程度避免傷及無辜,又不大幅損害劍之鋒利。這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統籌兼顧、精心設計。目前世界各地政府開始普遍採納「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這一概念,統籌數據應用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尤其要在數據的經濟價值與私隱保護間取得平衡。當然,這個框架的涵蓋範圍要廣泛得多,比如醫療數據的保護與利用、智慧城市的數據共享等前沿問題。

遺憾的是,香港政府至今未能整體、前瞻地看待這一系列問題,處理手法依舊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避重就輕,缺乏統籌兼顧,更談不上有數據治理的觀念。例如,針對此次收緊查冊安排,一種質疑就指出,既然要防止「起底」,為何不先檢討個人資料及私隱法例?

另外,上述登記冊的收緊先後由入境處(出生和婚姻登記)、運輸署(車輛登記)、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公司註冊)、地政總署(土地註冊)負責,是分散進行,處理手法也不盡相同。政府決策層雖明顯有意推動此事,卻無統一政策(至少沒公開),貌似化整為零,實則予人鬼鬼祟祟之感,最終還是免不了被輿論批駁一番,甚至被視作有為權貴保駕護航之嫌。政府或許是想速戰速決,儘快讓社會「重回正軌」,但核心矛盾並未觸及,公眾疑慮遠未釋除。

當局應站在更高的角度審視數碼時代的數據治理挑戰,開誠佈公地面對問題,與各持份者共議,在統籌兼顧的基礎上提出一個解決問題或發展的框架;否則,類似的問題又會如文章開頭所言,每隔一段時間就走出來把社會撕裂一番,把公眾對當局的信任再降低一截,這顯然不是大家想要的「正軌」。

【撰文:香港互聯網協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周穗斌】

【衆新聞】規管查冊屢現爭議 政府應正視數據治理挑戰

2021-04-09
繪圖:何倩彤

(本文2021年4月9日刊登於衆新聞,點擊此處瀏覽原文)

香港的各類查冊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入公眾視野,掀起一番爭論。最近,政府決定收緊查閱公司註冊處登記冊安排,擬在兩年後禁絕公眾查閱公司董事的住址及完整身分證號碼,消息一出即遭傳媒界及法律、會計界等專業人士批評,甚至連代表中小企業及地產代理的組織亦表達憂慮,擔心影響營商效益。

不過,以今日之大環境,民間人士已無可能讓政府擱置任何計劃,但是否有爭議更少,更符合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的解決方案?這絕對值得探討。

公共利益 vs. 個人私隱?

政府今次收緊公司查冊安排,是繼2019年收緊出生和婚姻登記查冊,2020年收緊車牌查冊(已有記者因此遭到起訴)之後的又一動作,而且有消息指接下來將收緊土地查冊,理由都不外乎是防止「起底」。

眾所周知,一系列收緊動作的直接誘因是2019年反修例事件,政府對此亦不諱言。不過,這僅是短期因素,當局其實早在2013年就提出收緊公司查冊,只是在反對聲浪下擱置罷了。這背後實際上是「公共利益 vs. 個人私隱」的長期辯論,而當前似乎是保護私隱佔了上風。(用上「似乎」,是因為這些舉措並不涉及官方對隱私的侵犯。)

結合互聯網大數據這背景觀之,行之有年的查冊機制因數碼化而更便捷,間接促成了兩種後果:社交媒體上濫用現行機制的行為日益猖獗——例如人身攻擊、網絡欺凌等,這成為政府收緊規管的理由;但問題的另一面是,互聯網大數據也降低了普通公民揭露不法行爲的成本,網民整合不同來源的資料更容易,隨時可以曝光用無數個經營實體來掩蓋非法交易的個人和企業,合法商家更能便捷地瞭解商業夥伴底細以規避風險,這類「起底」合情合理更應合法,對監管、執法部門做好調查工作也是一種鞭策,對立法機關更是挑戰。

統籌兼顧 正視數據治理挑戰

換言之,各種登記冊中的資料是把雙刃劍:監察不法行為、防範風險與侵犯私隱是兩刃,都因互聯網的發展而更加鋒利。對於監管者的而言,考驗就是如何因之打造適合的劍鞘以最大程度避免傷及無辜,又不大幅損害劍之鋒利。這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統籌兼顧、精心設計。目前世界各地政府開始普遍採納「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這一概念,統籌數據應用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尤其要在數據的經濟價值與私隱保護間取得平衡。當然,這個框架的涵蓋範圍要廣泛得多,比如醫療數據的保護與利用、智慧城市的數據共享等前沿問題。

遺憾的是,香港政府至今未能整體、前瞻地看待這一系列問題,處理手法依舊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避重就輕,缺乏統籌兼顧,更談不上有數據治理的觀念。例如,針對此次收緊查冊安排,一種質疑就指出,既然要防止「起底」,為何不先檢討個人資料及私隱法例?

另外,上述登記冊的收緊先後由入境處(出生和婚姻登記)、運輸署(車輛登記)、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公司註冊)、地政總署(土地註冊)負責,是分散進行,處理手法也不盡相同。政府決策層雖明顯有意推動此事,卻無統一政策(至少沒公開),貌似化整為零,實則予人鬼鬼祟祟之感,最終還是免不了被輿論批駁一番,甚至被視作有為權貴保駕護航之嫌。政府或許是想速戰速決,儘快讓社會「重回正軌」,但核心矛盾並未觸及,公眾疑慮遠未釋除。

當局應站在更高的角度審視數碼時代的數據治理挑戰,開誠佈公地面對問題,與各持份者共議,在統籌兼顧的基礎上提出一個解決問題或發展的框架;否則,類似的問題又會如文章開頭所言,每隔一段時間就走出來把社會撕裂一番,把公眾對當局的信任再降低一截,這顯然不是大家想要的「正軌」。

【撰文:香港互聯網協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周穗斌】

Read more

Image of three founders of ISOCHK and HKODI
24th March 2022, Hong Kong --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ISOC HK) launched the new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HKODI) 2021/22 Assessment Report” online
Read more
經過多年民間倡議行動,論述上逐漸達成一種共識:土地資料共享可視作追求社會公義的一種方式。「公義」在此不僅有英文 justice 之意,也可以按中文字面拆解為「公平」和「正義」。
Read more
Clicking this image will lead to the article "Open Data Sovereignty? Lessons from Hong Kong"
Open Data and Data Sovereignty both seem desirable principles in data politics. But are they compatible?
Read more
View Open Data Index
View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