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新聞】全球競相探索數據治理 香港仍無頭緒

周穗斌
2021-04-19

繪圖:何倩彤

(本文2021年4月19日刊登於衆新聞,點擊此處瀏覽原文)

本欄上周從香港查冊爭議講到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認為當局應統籌兼顧應對互聯網及大數據帶來的難題,化挑戰為機遇;但囿於篇幅未能闡述數據治理這一新概念,本周將略作介紹。

何為數據治理?

如果用搜索引擎檢索英文「data governance」,排前幾位的結果通常是關於企業數據管理的機制——確切說這是早期和狹義的data governance觀念,也因爲不少科技顧問公司近年將其視作新商機予以推廣,故頻繁佔據搜索引擎結果的前列。

不過,我們要探討的是廣義data governance,即跨越社會各行業乃至國際層面(例如跨境數據傳送)的數據問題,簡單而言可視作政府責任,但社會各界都是持份者。數據治理至今仍是新課題,國際上未有公認定義,維基百科引用了較為籠統的説法,即「治理各類數據的若干準則、原則和規矩」(norms, principles and rules),可暫且用之。

近兩年有不少研究數據治理的國家和機構,其中投入資源較多、較權威的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或OECD)。經合組織2019年的一份報告將公共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 in the public sector)歸納為三個層面,六個範疇(以下a至f):

一、策略層面:a.領導力和願景(國家數據戰略、領導層、政策等);
二、戰術層面:b.連貫的執行能力(政府職能、公務員技能,及政策溝通、協調等);c.法律和規管框架(數據開放、保護和共享的法律及監管框架);
三、執行層面:d.數據價值循環鏈(從數據生成到再使用的各環節和參與者);e.數據基礎設施(儲存、發放數據的平台和技術手段等);f.數據架構(定義和標準等)。

圖1: OECD在2019年歸納出公共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 in the public sector)的框架。

經合組織的框架看似複雜,但關鍵是各層面由上而下,各範疇環環相扣,傳遞出一個訊息:數據治理要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以往,社會各行業、政府各部門對數據的使用和管理是割裂、分散的,成為一個個數據孤島(data silos),落入不同政策議程。進入互聯網大數據時代後,數據應用以倍數增長,各領域縱橫交錯,一系列問題大爆發,最突出的矛盾之一是如何平衡資訊開放和私隱保護。數據治理就要改變原本割裂、分散的數據相關政策,在保障公民權利的前提下發揮數據的效益。

全球探索數據政策香港仍無頭緒

2017年5月6日,《經濟學人》雜誌發表封面文章,以〈世界最有價值的資源不再是石油,而是數據〉 為標題,又縮略成「Data is the new oil」,成為一時熱話。儘管只是比喻,但《經濟學人》成功讓主流社會再次認識到數據的重要性(上一次是2014年前後一系列「big data」書籍的熱銷)。

圖2:《經濟學人》2017年5月6日的封面文章令「Data is the new oil」風靡一時。

隨著近年大數據應用帶來的經濟、社會、政治問題不斷浮現,各國政府日漸將數據視作一項單獨的政策議題,探索建立數據治理體系,一些地方更已付諸實踐。

例如,英國在2020年底完成了《國家數據戰略》(National Data Strategy)公眾諮詢,預計將於今年正式出台。中國也在2020年4月發出中央級文件,首次將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數據安全(個人私隱和政商秘密)共三個事項納入「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框架,值得留意。

反觀香港,完整的數據政策(必然)是沒有的,依舊分散在創科、智慧城市、私隱、公開資料,或者公司、土地註冊乃至大灣區等政策範疇,零零碎碎。至於如何整合,官員不提,研究欠奉,一切皆無頭緒,但已浮現的問題和爭議比世界其他地方一樣都不少。假若當局此時突然醒悟,從研究、檢討、草擬政策到措施出台,屆時恐怕又比別人落後十年八年了。

【撰文:香港互聯網協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周穗斌】

註釋:

Governance在香港一般譯作「管治」,但「數據管治」難免聯想到「管制數據」,反而中國内地和台灣採用的「治理」更中性也更貼近英文原意。至於data,香港過往和台灣現在都譯作「資料」,但近年都樂於將熱門的big data稱作「大數據」,台灣越來越多文獻同時使用「資料」和「數據」,頗爲混亂,長遠來看還是用「數據」更合適。故筆者傾向稱data governance為「數據治理」。

參考資料:

1.OECD (2019), The Path to Become a Data Driven Public Sector, OECD, Paris.

2.The Economist (2017), “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resource is no longer oil, but data: Regulating the internet giants”, The Economist.

【衆新聞】全球競相探索數據治理 香港仍無頭緒

2021-04-19

繪圖:何倩彤

(本文2021年4月19日刊登於衆新聞,點擊此處瀏覽原文)

本欄上周從香港查冊爭議講到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認為當局應統籌兼顧應對互聯網及大數據帶來的難題,化挑戰為機遇;但囿於篇幅未能闡述數據治理這一新概念,本周將略作介紹。

何為數據治理?

如果用搜索引擎檢索英文「data governance」,排前幾位的結果通常是關於企業數據管理的機制——確切說這是早期和狹義的data governance觀念,也因爲不少科技顧問公司近年將其視作新商機予以推廣,故頻繁佔據搜索引擎結果的前列。

不過,我們要探討的是廣義data governance,即跨越社會各行業乃至國際層面(例如跨境數據傳送)的數據問題,簡單而言可視作政府責任,但社會各界都是持份者。數據治理至今仍是新課題,國際上未有公認定義,維基百科引用了較為籠統的説法,即「治理各類數據的若干準則、原則和規矩」(norms, principles and rules),可暫且用之。

近兩年有不少研究數據治理的國家和機構,其中投入資源較多、較權威的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或OECD)。經合組織2019年的一份報告將公共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 in the public sector)歸納為三個層面,六個範疇(以下a至f):

一、策略層面:a.領導力和願景(國家數據戰略、領導層、政策等);
二、戰術層面:b.連貫的執行能力(政府職能、公務員技能,及政策溝通、協調等);c.法律和規管框架(數據開放、保護和共享的法律及監管框架);
三、執行層面:d.數據價值循環鏈(從數據生成到再使用的各環節和參與者);e.數據基礎設施(儲存、發放數據的平台和技術手段等);f.數據架構(定義和標準等)。

圖1: OECD在2019年歸納出公共數據治理(data governance in the public sector)的框架。

經合組織的框架看似複雜,但關鍵是各層面由上而下,各範疇環環相扣,傳遞出一個訊息:數據治理要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以往,社會各行業、政府各部門對數據的使用和管理是割裂、分散的,成為一個個數據孤島(data silos),落入不同政策議程。進入互聯網大數據時代後,數據應用以倍數增長,各領域縱橫交錯,一系列問題大爆發,最突出的矛盾之一是如何平衡資訊開放和私隱保護。數據治理就要改變原本割裂、分散的數據相關政策,在保障公民權利的前提下發揮數據的效益。

全球探索數據政策香港仍無頭緒

2017年5月6日,《經濟學人》雜誌發表封面文章,以〈世界最有價值的資源不再是石油,而是數據〉 為標題,又縮略成「Data is the new oil」,成為一時熱話。儘管只是比喻,但《經濟學人》成功讓主流社會再次認識到數據的重要性(上一次是2014年前後一系列「big data」書籍的熱銷)。

圖2:《經濟學人》2017年5月6日的封面文章令「Data is the new oil」風靡一時。

隨著近年大數據應用帶來的經濟、社會、政治問題不斷浮現,各國政府日漸將數據視作一項單獨的政策議題,探索建立數據治理體系,一些地方更已付諸實踐。

例如,英國在2020年底完成了《國家數據戰略》(National Data Strategy)公眾諮詢,預計將於今年正式出台。中國也在2020年4月發出中央級文件,首次將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數據安全(個人私隱和政商秘密)共三個事項納入「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框架,值得留意。

反觀香港,完整的數據政策(必然)是沒有的,依舊分散在創科、智慧城市、私隱、公開資料,或者公司、土地註冊乃至大灣區等政策範疇,零零碎碎。至於如何整合,官員不提,研究欠奉,一切皆無頭緒,但已浮現的問題和爭議比世界其他地方一樣都不少。假若當局此時突然醒悟,從研究、檢討、草擬政策到措施出台,屆時恐怕又比別人落後十年八年了。

【撰文:香港互聯網協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周穗斌】

註釋:

Governance在香港一般譯作「管治」,但「數據管治」難免聯想到「管制數據」,反而中國内地和台灣採用的「治理」更中性也更貼近英文原意。至於data,香港過往和台灣現在都譯作「資料」,但近年都樂於將熱門的big data稱作「大數據」,台灣越來越多文獻同時使用「資料」和「數據」,頗爲混亂,長遠來看還是用「數據」更合適。故筆者傾向稱data governance為「數據治理」。

參考資料:

1.OECD (2019), The Path to Become a Data Driven Public Sector, OECD, Paris.

2.The Economist (2017), “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resource is no longer oil, but data: Regulating the internet giants”, The Economist.

Read more

Clicking this image will lead to the article "Open Data Sovereignty? Lessons from Hong Kong"
Open Data and Data Sovereignty both seem desirable principles in data politics. But are they compatible?
Read more
撇除區議員薪金等行政開支,「地區小型工程」及「社區參與計劃」的撥款基本是現今區議會的「家底」。
Read more
View Open Data Index
View Index